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19-10-05  浏览刺次数:


  近期,股性较弱的低价券出现两个新变化,一是部分个券在未深度破面情形下发生下修,二是溢价率出现主动抬升。年初以来,已发布转债下修议案的7家公司中,有6家公司的转债在下修议案发布时未出现大幅破面的情形。与此同时,低价券近期出现债涨股跌的情形,转股溢价率均值和市场价均值,都较年初出现大幅抬升,而转债市场总体呈现转股溢价率下降和市场价上升的格局。

  上述变化,或缘于发行人促转股意愿的增强,和高价券超额收益的降低;叠加新券供给的阶段性放缓,低价券的关注度或上升。在未深度破面的情况下,低价券的下修,或主要缘于财务压力下,发行人促转股意愿的增强;同时,股性较强的高价券超额收益的降低,导致低价券的吸引力上升和溢价率的主动抬升。考虑到分红预案将披露,4-5月的新券发行或趋缓,或将吸引资金布局低价券。

  当前,除关注正股安全边际较高、股性较强的高价券外,亦需积极关注基本面较佳和可能存在下修机会的低价券。目前,处于财报披露窗口期,亦面临着2019年的解禁潮。对于股性较强的高价券,可关注估值水平相对较低、安全边际较高,同时解禁压力较小的标的。对于股性较弱的低价券,可关注正股盈利能力强、以及因促转股意愿提升而存在潜在下修博弈机会的个券;可根据发行人财务压力和发行转债的财务费用等指标,筛选促转股意愿较强的潜在下修标的。

  债市策略:利率债中短期仍有调整压力;转债配置价值依然凸显,精选股性较强的个券和新券的同时,亦需关注低价券。海外市场对国内市场的干扰,或主要体现在情绪面。中短期来看,利率债仍有调整压力,容易被低估的风险点包括,维稳加码下债券供给的上量、债券供需的错位,以及通胀预期的回升等。转债方面,考虑到近期转债市场的两个新变化,我们建议,在关注溢价率相对较低、股性较强的高价券以及新券的同时,也可以发掘低价券的投资机遇。

  转债市场在表现强势之下,股性较弱的低价券近期出现两个新变化,一是在未深度破面情形下发生下修,二是转股溢价率出现主动抬升。2019年年初以来,转债市场大幅上涨,中证转债指数的涨幅累计达到19%,转债市场总体转股溢价率下降。但是,年初以来已发布转债下修议案的7家公司中,除天马外,其余6家公司(蓝标、湖广、岭南、蓝思、博世和海印)的转债在下修议案发布时未出现大幅破面的情形;与此同时,低价券中出现较多债涨股跌的情形,低平价个券的转股溢价率和市场价均值都出现抬升[1]。

  低价券在未深度破面的情况下下修,或主要缘于财务压力下,发行人促转股意愿的增强。和2018年的下修潮不同,近期发布转债下修议案的7家公司,在董事会召开时的转债市场价大多未深度破面;发行人希望通过下修转股价,降低转债触发赎回条款的难度,以使转债早日转股。历史上,此类下修亦多发生在权益市场表现较好的时期;例如南山、山鹰在2009年的下修。从此类转债的特征来看,转债的溢价率大多偏高、股性较弱,短期转股的难度较大;同时,发行人的财务压力较大,发行转债带来的财务费用较高。

  低价券中,出现债涨股跌、估值主动抬升的情形,或主要缘于转债市场大幅上涨后,投资者对稀缺的低价筹码的关注度上升。截至2019年3月22日,存量转债的市场价均高于90元、大多高于100元,YTM大于0的转债只数占比已不足40%。伴随转债市场的大幅上涨,股性较强的高价券相对于低价券的超额收益逐渐降低;投资者对低价券的关注度正在逐步提升。这种背景下,近期低价券中出现较多债涨股跌的情形,其转股溢价率均值和市场价均值同步出现抬升。回溯历史来看,在2014年和2006年等类似的时间区间,低价券亦出现过相似的市场表现。

  此外,随着年报和分红预案的披露,新券发行可能阶段性放缓;性价比较高的新券或减少,进而吸引资金对低价券进行布局。截至2019年3月22日,发布转债发行公告的公司超过25家。未来,伴随着年报和分红预案的披露,转债的发行速度或将放缓。回溯历史来看,每年的分红实施公告日大多在4-7月。对应的,每年的4-5月期间,发行转债的公司较少。结合当前预案的情况来看,预计今年4-5月转债发行将放缓,7-8月将再次迎来转债发行的高峰期[6]。新券的绝对价格和溢价率均较低,性价比相对于存量转债较高;新券发行的边际放缓,或将吸引资金对低价转债进行布局。

  考虑到上述变化,除关注正股安全边际较高、股性较强的高价券外,建议积极关注基本面尚可和存在潜在下修机会的低价券。当前,信用环境已进入加速修复通道,宏观环境总体有利于权益类资产,权益类资产相对债券的性价比依然较高。选择股性较强、基本面有支撑的个券仍是转债择券的主逻辑;但伴随转债市场的大幅上涨,高价券相对于低价券的优势有所降低。此外,新券发行的阶段性放缓,也减少了投资者的选择。

  对于股性较强的高价券,应当重点关注正股估值较低、47333财神网百度!安全边际较高的个券。年初以来,伴随着转债市场价、平价的不断提升,转债转股溢价率逐步被动压缩,股性不断增强。权益市场和转债市场均积累了一定涨幅,估值已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修复。当前,处于年报和一季报披露的窗口期,亦面临着2019年的解禁潮。对于股性较强的个券,可以重点关注正股估值较低、安全边际相对较高,同时短期内的解禁压力较小的标的。

  对于股性较弱的低价券,应当重点关注盈利能力较强,以及部分有潜在下修机会的个券。截至2019年3月22日,127只存量交易的转债中,27只转债的市场价低于110元。对于此类价格较低、股性较弱的转债,应当精选基本面有支撑、盈利能力较强的个券。同时,对于其中存在下修博弈机会的低价券,亦建议积极关注。可根据发行人财务压力和发行转债的财务费用等指标,筛选促转股意愿较强的潜在下修标的。

  (1)近期,股性较弱的低价券出现两个新变化。一是,年初以来,已发布转债下修议案的7家公司中,有6家公司的转债在下修议案发布时未出现大幅破面的情形。二是,近期,低价券中存在较多债涨股跌的情形,转股溢价率出现主动抬升。

  (2)上述变化,或缘于发行人促转股意愿的增强,和高价券超额收益的降低。低价券在未深度破面情况下的下修,或主要缘于财务压力下,发行人希望通过下修提升转债转股的概率;同时,股性较强的高价券超额收益的降低,导致低价券的吸引力上升。

  (3)考虑到新券发行或放缓,当前除关注正股安全边际较高、股性较强的高价券外,亦需积极关注正股盈利能力较强和存在潜在下修机会的低价券。可根据发行人财务压力和发行转债的财务费用等指标,筛选促转股意愿较强的潜在下修标的。

  [1] 一般情况下,低平价转债即代表股性较弱的低价券,其市场价一般较低、股性较弱。

  [4] 样本主要包含董事会召开日的市场价不低于98元的个券,并剔除部分因回售压力和特殊博弈动机而下修的个券。

  [5] 财务费用占比为负,即表明公司的归母净利润(TTM)为负;发行转债的财务费用用4.5%的实际利率估算;此处未将中行和常熟两家符合特征的银行放入图中。

  [6] 根据《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第十八条:上市公司发行证券,存在利润分配方案、公积金转增股本方案尚未提交股东大会表决或者虽经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但未实施的,应当在方案实施后发行。相关方案实施前,主承销商不得承销上市公司发行的证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